四次赴日征集日本侵华重要文献史料

2017-06-22 07:18

  (原标题:四次赴日征集日本侵华重要文献史料??见证日本侵华历史背景,解读侵华日军狂妄扭曲心理)   今年的9月18日,是“九?一八事变”85周年纪念日。“九?一八事变”85周年纪念日当天,一家由民营企业创建、集藏逾万件史料的“日本侵华文献资料馆”,在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挂牌成立,锁骨之间窝后。该馆隶属于吉林省宇宁文化传媒公司。吉林省宇宁文化传媒自2015年九月下旬开始,四赴日本,在相关专家配合下,征集日本明治时期(1868?1911)至昭和时期(1926?1989)侵略中国和发动太平洋战争的文献资料和影像资料。这些藏品均为纸质的文献资料,种类包括图片、日记、书札、报刊、画册等诸多门类,真实地记录了日本侵华的史实。值得一提的是,其中一些资料为首次发现,具有重要的历史研究价值和教育意义。本文摘选其中部分资料以作介绍,以期为世人揭露当年日军在侵华战争中的丑恶罪行。 图1 日本明治?大正时期家书   日本明治、大正时期的信札和文书档案   赴日征集的资料中,包括近千件民间信札和一些官府文书档案(图1)。这些信札产生的时间跨度,涵盖了日本明治时期(1868?1911)、大正时期(1912?1926)前后近半个世纪的时光。这些信札的邮品类型多样,反映的内容广泛,保留了许多历史信息,这对于研究近现代的日本及当时的日中关系、了解汉语日语近代以来的演变过程、日本手纸(书信)同中国传统信札礼仪的传承关系,以及日本书道艺术的研究,都具有特殊的资料价值。   这批信札大多数是官员、商人相互来往的书信,信的内容多为沟通信息、互致问候或探讨学问等,还有一部分商业信函(账单类、邮简)和行政函件,内容多为当时的金融、商品、服务的信息,也有纯粹的信函广告;而此类信函的内容,虽然反映的不是当时日本商业经济的全貌,然而却能真实地表现出百年来日本商业的某些细节,间接反映了日本维新变法及侵台、侵朝、甲午战争、日俄战争的社会背景。   日本的这批信札撰写、邮寄的时间,最早的距今一百一十年,最近的五十余年。其写信格式虽略有变化,却基本保留了传统的书信格式。如明治、大正时期的,多为墨笔、右起、竖写,文字以繁体汉字为主并兼有日文。其中,明治早期的信札多用宣纸毛笔,而且有的皆用汉字,汉字为主并兼有日文的较多,但是日文的比例较少。   在古代,日本属于儒家文化圈内的国家之一,而且,历史上的韩国、朝鲜、日本正式文字,都曾经使用过繁体汉字中文,最易达到性高潮的7个性爱姿势_10。因此,直至近现代甚至在当代,韩国、日本以及世界上一些华侨地区,依然保留着最传统的书信格式和礼仪程式。这即是中国传统文化的表现,更是东方传统书信礼仪的魅力体现。 图2 日本昭和时期侵华日军水江清家族家书   侵华日军水江清家族记录战争细节的家书   在今日本大分县大分市发现征集的水江家族(士族)一批家书(图2),共百余件,时间跨度几乎包括了整个日本昭和时期;水江家族弟兄三人,水江勇、水江清、水江正,其中二人服役参与了侵华和二战。在日本全面侵华开始后,日军兵源短缺,他们在国内疯狂征兵,大批百姓被推向战场。当时征兵要求每家哥俩出一、哥仨出二,而且还要参加鼓吹“武士道精神”的尚武会,缴纳“义捐”。由此可见,日本军国主义者的穷兵黩武,不仅给被侵略国家造成了深重灾难,同时也给本国人民带来了痛苦。老三水江正是二战后期入伍的空军敢死队成员。老二水江清则是侵华中期“中支那派遣军稻叶兵团长谷川部队”一名下级军官,他参加过松沪会战、南京大屠杀等战役。水江清在其多封家书中,比较详尽地描述了战争的过程和感受,提供了一些不见于记载的宝贵细节,是不可多得的第一手资料。下面是我们翻译的其中水江清在南京大屠杀之后写给其兄水江勇的一封信,信内描写了战争的残酷和参战日军的扭曲心理:   ……(1938)一月二十二日午后二时十分,浸满鲜血的传令急袭而来,从芜湖向宣城行进的四十七联队之一中队带着大量包裹,和自动车队在没有报告的情况下,除去放哨的警卫官兵,刻不容缓地编成了一支昆城大队,火速前往前方组织救援。在八千米的地方能看到的敌军约有上千,被装备包围的援兵向人多的地区进攻,周围的环境被恐怖的气氛包围着,仿佛要被敌军迫近后方进行突击一般。一方,士兵们向敌人们扔击手榴弹,另一方,被装备包围的护卫小队(芜湖警卫十三联队)由内侧突击转移突袭败走的敌军。向南方山中追击的士兵没有一人生还,全员均被歼灭。   士兵们收到停止追击的命令,迫不得已撤退到本部的位置。虽然很遗憾,伴随着日落已战死负伤十余名士兵,但又不得不从宣城(宁国)撤退,重新修理被敌军烧落的架桥,又挖出了之前被埋下的地雷,在没有装备自动车引导的情况下于二十三日上午七时归队。   从前天夜里开始,士兵们就一直水米未进,在就寝午后二时左右又被投下炸弹的声音惊醒,飞奔到屋外,抬头便看到八台敌军轰炸机在上空盘旋,在投下三回炸弹之后在西南方汉口方向消失。我军发射了十四发炸弹,没有击落一台敌机。   午后三时半刻,又袭来了三架敌机,向我军投射后迅速撤离。此次我军发射十一发炸弹,但仍未果,区乒乓球比赛我校小将力拔头筹。   午后四时二十分,又袭来五架敌机,在投下几枚炸弹后,又迅速逃离,我军发射十六发炸弹,依然一无所获。   午后五时,袭来敌机九架。早在一周以前就在南城城外一千米驻扎的敌军在午后五时半刻,约两千敌军毫无征兆的对我方进行攻击,我军向南门城外进攻。   二十四日,在西北方约四十千米的罗溪镇(四十七队第一大队驻扎区)约有六百名敌军来袭,我军在横布原野的五百具死尸上捕获了大量军事情报。   二十五日凌晨二时,大雪漫天,我军同第三大队主力军共同向西南山中部落扫荡。严格制裁各级部落,在行进的过程中遭遇敌方宿营部落,与敌军交战近三个小时…… 图3 《一亿人的昭和史》   《一亿人的昭和史》中日本“自证罪行”照片   《一亿人的昭和史》(图3),是日本每日新闻社在1975年编印的历史资料性丛书。《一亿人的昭和史》以大量的图像、和文字资料,采用编年体的形式,详细、系统记述了发源于明治、结束于昭和的日本对外侵略战争。丛书披露了大量未公开的日本侵华及二战时期,反映日军残酷暴行的图片和文字,是不可多得的侵华罪证。   这套历史资料性丛书中记录的血淋淋的侵华史,真实再现了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详细过程。这本当年为了宣扬日军侵华的“宣传品”,现如今却成为日本侵略者永远无法抹去的耻辱和侵华铁证。 图3《大东亚战争写真史》及其内页附图 图4 《大东亚战争写真史》及其内页附图   日本在战后,曾出版了许多记述太平洋战争等“战历写真”的读物和音像制品,如《大东亚战史》、《关西方面军事写真》、《大东亚战争写真史》(图4)、《靖国神社临时大祭纪念写真》、《日本战历写真??太平洋战争》等等。这些出版物竭力宣扬反动的历史观,肆意为侵略历史翻案,宣称日本发动的侵略战争是“解放战争”、“自卫战争”,否认日本侵略军在中国及东南亚犯下的种种罪行,甚至否认“南京大屠杀”和“慰安妇”的存在,否认日本存在法西斯主义等等,反映了当代日本右翼势力共同的最大政治目标,就是尽快甩掉战败国的帽子,摆脱现行和平宪法的束缚,使日本成为与其经济大国实力相称的“政治大国”和“军事大国”,“恢复大和民族的自尊和自信”,以“普通国家”的身份更多地参与国际事务,从而跻身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以便称霸亚洲,重建昔日的“大东亚共荣圈”。   这些所谓记录天皇战绩的“史册”,不过是充满杀戮与凶残的读物,也是日本侵略者暴行和残忍杀害中国人民与全亚洲抗日将士所犯下滔天罪行的铁证。   身为长春人的宇宁文化传媒董事长董立在接受采访时指出:日本侵华时期,长春是日本侵略者卵翼下傀儡政权??满洲国的首都“新京”!作为从这片曾经饱受日本侵略者践踏、奴役的土地上成长起来的我们,更有责任传承和发扬爱国主义精神,永远铭记历史,站在反对、批判侵略战争的前沿,让邪恶得到惩罚,让正义得到伸张。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北京 郝媛 李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