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并不产生过抵触

2017-05-06 07:29

他独一有印象的一次深谈是在一个学期前。他不记得李松详细说了什么,只记得他谈了良多对社会的见地、对生逝世的见解,“全部语调都是达观颜色”。

走之前,他对彭程说,“我回家一趟,你别和别人说,我信任你”。

在彭程的印象中,李松没发过性格。有一次,李松后面的同学往前推桌子,把他挤得受不了了,他也只是站起来质问了两句,瞪了一眼,就又坐回去写功课了。

李松在1日下战书下课后回了家,第二天晚自习前返校。彭程听其他同窗说,那天李松似乎不想回来。

3月2日下了晚自习,李松很早睡觉了。其余室友晚上10点40分左右返回寝室时,他已躺在床上,跟任何人都不谈话。

5个小时后,血案发生了。

噤若寒蝉的高二生

彭程说,李松平凡爱好一个人待着,下课也不出去玩,坐在教室里学习。无论测验提高仍是退步,都不怎么跟别人交换。

在同学的眼中,李松是个缄默寡言的人。一位初中、高中均和他同班的学生表现,李松性格特殊内向,不爱交友人,在家和父母也“聊不来”,但平时并未和同学吵过架。而卢天川性情豁达,两人并没有产生过抵触。